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望角

探索信息时代的新生活方式,以及我们的社会变局。

 
 
 

日志

 
 
 
 

春节出游记  

2006-02-05 01:3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初一早上八点在烈士陵园集中,DDH宣布其召集任务也业已结束,指派了领队珍珍和财务虫虫。新年第一天,京珠高速路车流量稀松。中午时分,一行人在乐昌歇脚吃饭,这一顿饭被大伙认为“ 咸菜加咸菜”,电视台播放了刘青云主演的某部剧集,装疯卖傻的一部港产品。晚上八点多抵达湖南常德,在市区四处晃悠觅食,大年初一很多酒家饭店都歇业,折腾大半个钟,找到一家KFC,草草填了肚子。虽然是年初一,KFC居然也是人头攘攘,让我觉得意外。常德街区不算热闹,但是一条条街道,处处可见造型各异的新年灯饰,让人慨叹烟草之城的奢糜。同伴去年已有夜宿常德经验……据说去年春节归程造访常德,恰逢情人节酒店生意特好,一行人只好娱情于卡拉OK厅,想必是难忘的一宿。天黑方向难辩,几处问路,继续进发,深夜近十二点抵达张家界,认路找旅店,直至安顿下来,前后花了一个小时。

    年初二购票进入张家界景区:十里画廊/金鞭溪/黄石寨。十里画廊让我想起了桂林的漓江游轮之行,导游按图索骥,逐一指点山头,他们自负地命名——我们点头称是,我来了,我听到了,我看见了。小雨点飘落,行人纷纷披上黄色薄膜雨衣——认真说来,这一路还算是风调雨顺,这些雨衣也一直陪伴了我们整个旅程。游览第一个景点之后,导游径自将众人引向百龙天梯,惹起争吵。我们并不期望走马观花,我们坚持要用脚丈量山麓美景。金鞭溪风景如画,行走也毫不费力,一行人急赶慢赶,在两点半时分到了黄石寨山脚。“不等黄石寨,枉到张家界”,如此标语在眼前晃动,刺咧咧显得粗俗。虽然大家天子峰景色最为迷人,才是不容错失的去处,可是张家界各景区之间路途遥远,我们
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将所余时间指向黄石寨。雨雾迷朦中,我背着大伙的干粮步步高升,在登陆黄石寨最高峰时累得要趴下了。山顶雾气腾腾,景观限于伸手可及之处。上上下下,腾云驾雾之间,尽闻粤语乡音,相互鼓劲呐喊助威,观景已经是其次,爬山,爬山,我们来到了张家界的白云山。

     年初三,为了不“浪费”240多元的门票,只好循前一天基于环保驴友立场所放弃的路线,直奔“百龙天梯”——袁家界——天子峰。袁家界展现了张家界山峰的秀丽,可是舟车劳顿40多分钟的汽车征程之后,我们迷失在传说中险峻的天子峰,惟有把自己寄托在腾云驾雾之中的想象中。下午三点,我们从天子峰的七千级山阶趟下来,立即往凤凰的方向赶路。

    黄昏时分,行经王村镇——即传说中的“芙蓉镇”,决定就此歇脚一晚。我们选择餐馆的依据,自然是门前停放车辆数目,遂在王村-永顺班车停靠处找到一家大排档。十人餐费70元,昏黄灯光下消灭了两锅大杂烩,大伙好奇的是:老板娘如何炮制美味调料?投宿王村酒店,两房的“标准间”(房子特别大,缺开水)50元/晚。晚上在DD手电筒指引下四处溜达,除了广场的木屋群,石板街也不见得很别致,众人咕嘟说石板街排列整齐,不见光滑石块,应是冒牌翻新产品。余下的节目就是在广场放烟火,因为念着凤凰才是烟花圣地,何况广场的木屋着实也让人担忧,燃放烟花也只是草草了事。王村镇并不大,可是一群人眼力不济,晃晃悠悠到第二天中午十一点,才发现电影《芙蓉镇》的拍摄街道,接下来自然是忙乎半天的拍摄和米豆腐品尝,大家很快意识到不能有多高的期望,于是返回前一天晚上就餐的小店,品尝了杂锦煲后,杀往最后一站——凤凰。

    经吉首抵达凤凰后,时间已近傍晚五点半。初四的凤凰特别热闹,沿着古旧吊脚楼多家旅馆逐一问过去,多已高挂客满牌,只好继续往前找,在回龙阁比较偏僻的一处高地觅得三层楼旅店住下。晚上吃饭,占据了老房子靠江的一张台,血糯鸭、腊肉野菜……据说是保留菜式,因我对食品比较迟钝,略过不提。

   晚饭中,沱江两岸已经是烟花炮竹的天下,焰火直冲云霄,绚丽多彩。站在古营哨一边,游人熙熙攘攘,找空地点燃烟火,而当地小孩子也乐翻天,纷纷过来抢着烟花炮竹的残渣身躯,火药味笼罩着浅可见底的沱江。围绕这沱江走了一圈,酒吧大多满员,热闹异常,即使在跳河墩的木桩桥上,人流在狭窄的桥桩上相遇,相互扶持谦让,小心翼翼地过江。花上几元钱,就可以购得红扎的纸船,点燃蜡烛,许个心愿,让纸船载着新年心愿顺流而下。我没有带相机,在岸边怡然自得,看看烟火此起彼伏在上空蹿起或者洒落,看看别人放纸船。我很少庆贺生日,也没有许愿的习惯。一位老妇人,在昏黄应急灯光下,安安静静,利索地扎叠纸船。我盯着她,看着这位老人独自守着摊档,在焰火纷飞的新年,径自埋头一张张折叠纸船,突然想起了离开了一年多的奶奶,眼泪涌来,也在沱江放下一艘纸船……


    年初五早上,沿着沱江一路走来,对面江边小屋苗家姑娘的山歌撩人,苗家姑娘既然担负着搞气氛吸引坐江游览的使命,自然要多搞气氛。苗家山歌也许不错,终究是“曲高人寡”难于获得应和,终究还是得唱《刘三姐》才能”对歌“。我找到了“素咖啡”在古营哨新开设的店面。朋友说,这是某同事的广州朋友开设的,咖啡制作得特别好。我进去后,直接说找Jeff,店员迟疑了一会,用粤语回答说Jeff还没有来——但是我在后来与他简短聊天以及网友描述中,直觉这位留着短头发和胡子,穿毛衣的干练男人应该就是Jeff。我对咖啡品尝不在行,对于甜点也不感兴趣,只好在素咖啡的门外桌子上烤火喝奶茶,还装模作样地翻看沈从文的精选作品,从老先生的自叙看起,想象大家笔下传神的湘西乡土风情。

     应该说,这是很不愉快的一天。中午我们在“翠翠楼”就餐,旁边一桌的游客为着三斤鱼头是否足量跟老板娘发生口角,差点演变成全武行,也惊动了110。而到了晚上 ,轮到我们这一桌的食客发威了,为了厨师怠慢人的厨艺……九个菜中有八份菜过于生分,回锅重炒,一帮人声讨拙劣的厨艺,要求打折……因为我方闹出了敲碗筷和掏出照相机等略显挑衅的动作,也差点把调解崩盘了。这是令人失望的一天,我在短短八小时内,见证了两起因餐饮服务不满争吵至撕破脸皮的事件,自然也没有能吃好这两顿饭。更遗憾的是,晚上跟DDH探访了两家酒吧,大概是天气不好人气欠旺,或者是我们都太“内秀”了,从“古城守望者”转战“阿罗哈”,我们守候到晚上十二点半仍然一无所获,未能捕获“艳遇”,怏怏而归。凤凰之行,留下一大败笔。

    初六凌晨七点,一行人检点行李出发返回广州。我一度犹豫,还为是否跟随大部队一起返回广州发生动摇……难得千里迢迢来到凤凰,没有住上青年旅社,结交异地驴友,发展艳遇,总是心有不甘。DD说,好,你考虑半个小时吧。我盘算了一下,据说从吉首买火车票返回广州难度很大,我大概只能指望从贵州转道桂林,但是春运期间,怎能把自己的旅程完全托付给混乱而且难于预期的交通班次和拥挤不堪的车厢?于是,一路翻山越岭,从吉首越过泞泥的雪峰山,取道常德、长沙、衡阳^——因为初五凌晨四点在京珠高速公路发生一起微型车超载造成十死一伤车祸,所有过往的九座以上车辆都必须接受检查,进一步恶化京珠高速路的拥挤和混乱状况。我们在路上塞车近四个小时,我们乘坐的金龙面包车还被一辆大货车蹭了后背,所幸无大碍,因对方车厢超载且有违章载客之嫌,何况他们也是老实人,乖巧地认可私了,我们成功索赔2500元。感谢我们神勇友善的郑司机,翻山越岭,连续驾车近20小时,将我们安全送达广州。

    中午十点半,抵达广州,在杨箕村新开张的一家酒楼喝“早茶”,而后一行十人鸟兽散……呜呼,我在接下来的十二小时,身心俱疲,二十多小时旅途奔波不算什么,旅途结束后的伤感和遗憾更令人难受,沉醉其中,愈觉心胸郁结。

     这是一次特别的旅程,我把自己丢到户外,在春节时节与一群“陌生人”共同经历了一周的生活。旅途结束了,各人也重归原有生活轨迹,但是我的心情已经散落在远方,四处游离。 我这个木讷的歌者,此刻应该吟唱哪一首歌,表达我对你们无比的怀念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